行業動態

“互聯網+”匠人新觀察:守藝人如何成為創藝人

時間:2017-08-04 14:27:55 分類: 行業動態
分享到:

一名小朋友在杭州拱宸橋西歷史文化街區手工藝活態展示館體驗油紙傘的制作。

  7月下旬,首屆中國匠人大會在杭州西湖區云棲小鎮舉行,大會吸引了千余名全國各地、各門類的匠人參與。會上,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中國手藝發展研究中心發布的《中國匠人電商生態觀察》引發各界關注。文中顯示,互聯網催生出一批新興“電商化匠人”,互聯網化生產與銷售方式也讓傳統手工藝聚集地煥發新生機,越來越多的青年群體展現出對傳統手工藝的認同,并將其作為職業選擇。

  如何保持年輕人的工匠初心?如何帶動“電商化匠人”取得技藝突破?如何加速文創新業態的不斷涌現?今日,本版聚焦“互聯網+”工匠時代的新現象、新故事、新趨勢,希望給讀者帶來思考。

  精雕細琢的沔陽雕花、茶香氤氳的宜興紫砂、雙面剔透的蜀繡……中國民間傳統手工藝猶如夜空中璀璨的繁星。然而,“隱在深山人未識”也曾是民間手工藝人和手工藝品一度面臨的困境。

  如今,隨著互聯網觸角的延伸,加上各類電商平臺以及移動互聯網應用相繼涌現,一批批傳統手工藝人正在經歷著互聯網時代的華麗轉身。

  傳統手工藝觸網催生“電商化匠人”

  2006年,山東濱州博興縣灣頭村誕生了第一批網店,村民們開始在網上銷售傳統草編產品,并以網絡私人定制的個性化生產服務代替舊版服務模式,銷售渠道也實現了從過去的實體店、路邊攤到電商平臺的轉變。這套幾乎被“閑置”的民間手工技藝,通過互聯網煥發了新的生機。

  淘寶、京東等一批電商平臺的出現,讓傳統手工藝得以活態傳承,也讓這些傳統匠人憑借技法發家致富。甚至,這些匠人可以借助電商平臺的大數據分析,通過收集準確的消費數據掌握市場動向,在保護和傳承傳統手工藝的基礎上不斷調整工藝、努力創新。

  “互聯網的優勢讓傳統手工藝人直接與市場對接,有效減少了中間環節,改變了傳統手工藝品的產銷模式,打破了信息傳播局限的地域邊界,讓傳統手工藝向更為廣闊的空間傳播。”天使投資人、自媒體人劉曠說。

  “互聯網帶動了傳統手工藝產業的發展,催生出了一批‘電商化匠人’;許多產地成為‘電商化匠人’集中的‘新一線’文化城市。”中國手藝發展研究中心主任、“東家”聯合創始人趙普介紹,除北上廣深一線城市仍是匠人聚集地外,盛產瓷器的景德鎮、盛產木雕的莆田等過去并非文化一線城市的傳統手工藝發源地也釋放出巨大活力,不少新銳設計師和文創品牌不斷往那兒聚集。

  另外,匠人的“電商化”也帶動了個性生活方式的形成。比如,穿漢服、抄經、品茗等成了新一代消費者的生活方式;吊墜、品茗杯、擺件、茶壺、玉器、篆刻等在一些電商平臺上位于興趣類購買商品排行榜的前列。

  傳統匠人借助新媒體走進大眾視野

  隨著移動互聯網的迅速發展,“拾翠”“妙趣剪紙”“東家”“手工客”“哇陶”“慢藝手工匯”等手工藝類移動應用雨后春筍般出現。用戶打開手機應用,在購買手工藝品的同時,還能通過圖片、視頻了解匠人與這個行當背后的故事,品味手工藝人如何一針一線、一刀一刻地制作精美絕倫的藝術品。

  首飾、茶器、家居、食品……在已經入駐了4000多名匠人的“東家”移動應用上,各類精美物件展示著東方文化之美。眾籌、拍賣、直播,“東家”創新推出的電商新玩法迅速帶動了匠人作品銷量。

  “直播拍賣成為平臺上最受歡迎的形式。”趙普說。在該平臺上,沉香師歷國棟入駐4個月以來累積交易額超200萬元,其中近一半通過直播拍賣成交;景德鎮老牌瓷器品牌“九燒”在今年進行了一場燒窯直播,網易同步直播八天八夜燒窯全過程,累計觀看人數超過300萬,600件柴窯作品全部售罄。

  除了這些線上交易形式,“東家”還在探索讓匠人走進大眾視野——平均每周推出兩到三位匠人的故事,通過文字、視頻等形式形成“匠人志”。“比如,景德鎮一位做孔雀釉陶瓷的姑娘,用三年時間打磨一件極致的器皿,其間經歷二十七次燒窯失敗,這是一個好故事。”趙普說。

  與“東家”模式不同,“慢藝手工匯”移動應用則基于VR(虛擬現實)技術提供用戶體驗,整合故宮資訊、導覽、建筑、藏品、展覽、學術、文創等10余種文化資源與服務形態,探索數字文化服務的創新模式,為觀眾打造“可入住”的移動端博物館。

  “新媒體對于提升垂直領域用戶黏性具有重要作用,這樣既保護了瀕臨失傳的傳統老手藝,也發掘了個性化、生活化、有歷史感的年輕匠人作品,為作品帶來更大的經濟價值空間。”趙普說。

  中國音樂協會箜篌研究會副會長魯璐不僅是一位80后演奏家,而且多年致力于民樂樂器的制作。在她看來,各類新媒體平臺提供了豐富的傳播載體,匠人可以通過短視頻、直播等形式與大家互動,為盤活產業帶來強有力的連鎖反應。

  青年匠人成為推動產業創新的生力軍

  束腰帶扎在后腰,雙腳踩上分經桿,一手提紗線,一手投飛梭……在湖南張家界“乖幺妹土家織錦”武陵源區生產基地內,31歲的許干文正熟練地完成上機、走線等工序,循環往復、織線成錦。

  如今,有越來越多像許干文這樣的年輕人,展現出對傳統手工藝的認同,并把從事傳統手工藝品制作和技藝傳承作為職業選擇。

  “調研中發現,有些老手工藝者一味地重復從師傅那里學來的‘工’,忽略了表達內心、表現生活的‘藝’。因此,傳統手工藝與各個領域的融合創新中,需要學習能力強的年輕人參與。”劉曠說。

  “年輕匠人群體普遍具有國際視野,在設計思維上更加新銳、大膽,敢于創新和求變。”在趙普看來,“團隊運作、設計創新、實用為主、設計思維、全球視野”,這些應該是互聯網時代“電商化匠人”的共性。

  “越來越多年輕人的加入讓傳統手工藝流動起來,在立足過去的基礎上開創未來文化新業態,這是文化傳承發展的健康方式。”中國文化網絡傳播研究會常務副秘書長曹雅欣認為,“電商化匠人”對傳統文化的創新需要立足信息時代的特點,這項具有轉折性、突破性的工作單靠傳統匠人很難做到,必須依靠伴隨互聯網成長的“原住民”實現。

  曹雅欣還表示,不能將傳統手工藝品簡單地搬上互聯網,也不能僅僅將互聯網看作手工藝品展示的窗口和傳播的平臺,“年輕人從老匠人身上學藝后,要結合時代的任務進行創新傳承,否則傳統文化在互聯網上的生命力就會消減”。趙普也建議,“電商化匠人”應該做到“繼承傳統求突破,師古不泥變中新”。

  “互聯網+”思維與工匠精神缺一不可

  身處“互聯網+”時代,匠人需要具備“互聯網+”思維,才能擁有更多機會從幕后走向前臺,也讓傳統手工藝品從小圈子走向大市場。

  “傳統手工藝無法排斥,也不能排斥市場與商業。要明白‘買賣是最好的保護,使用是最好的傳承,分享是最好的傳播’的道理。”趙普認為,手藝人要可持續地生存,就要借助一種合理的市場模式,讓手藝人能通過手藝養活自己和家人,發展事業、傳承事業甚至得到更為豐厚的市場回報,進而吸引更多后來人學習、傳承這門手藝。

  “即便傳統手工藝匠人被‘電商化’,也不能喪失工匠精神。不能因為市場需求的擴大而放棄對品質、對技藝的追求。”魯璐表示,現在人們的審美和鑒賞能力亟待提升。

  另外,互聯網時代傳統手工藝的知識產權保護問題也不容忽視。“尤其手工藝作品在電商渠道下創作、銷售,其‘原真性’和從業者的權益都很難得到有效保護,這也是我國民間手工藝保護與傳承面臨的一大難題。”劉曠說。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安徽塔孜